男子查征信发现名下担保四千多万 招行:属工作疏忽

男子查征信发现名下担保四千多万 招行:属工作疏忽
原标题:大伯名下有四千多万的担保都不知情,银行解释工作疏忽了?
  来源:1818黄金眼
  宁波慈溪的岑师傅反映,前段时间,家里急用钱,他就打算抵押房产,去银行贷款。到了银行之后,他被告知,自己给人做了担保,金额高达四千多万,无法贷款。岑师傅说,他根本不知道这回事。
  01
  去银行办理抵押贷款
  名下担保了四千多万毫不知情
  岑师傅在慈溪经营一家油料供应站,他说今年二三月份,自己拍卖下了一个加油站,打算以股权质押的方式找人借钱,当时人家查出来他有重资产抵押,事情没成,他也没再追究下去。今年六七月份,他大舅子重病住院,需要用钱,他就准备把一套房子抵押给银行,打算贷款。但他跑了两家银行,都说没法办理。

  岑师傅:“他们查出来了,我给人家担保了好几千万。我的征信拉出来,担保了将近五千万了,有六百万,有两千多万,有一千多万,都是我的名下担保的。”

  岑师傅拿出了两份个人征信异议回复函,上面显示的两次担保都发生在2014年,其中一笔是一家鞋业公司,从招商银行宁波慈溪支行贷款一千万,另一笔是一家化纤公司,从同一家银行贷款一千二百万。

  岑师傅:“银行里面是说,我注册了一个空壳公司,两千万资产的,给人家做担保的。(记者:那你有没有注册过公司?) 我没有。(那是谁注册的呢?) 我身份证丢了,还是什么用我的身份证注册的。(你的身份证丢过没有) 丢过两次。”

  按照岑师傅的说法,是有人冒用了他的身份信息注册公司,再去给人做担保,巧合的是,冒用他身份的人,还跟他同名同姓。

  岑师傅:“也是岑某,住得差一个镇,到我老家可能是五公里,人家说我破产了,我跟人家说我没担保过,我儿子也这样说,我的侄子都是这样说的,名誉给我搞得这么差,我大舅子也救不来了, 现在时间太长了,救也相当困难了,时间过了。”

  02
  招商银行:属工作疏忽,已更正
  岑师傅表示不认可
  真有人冒用岑师傅信息给人做担保吗?记者找到招商银行方面核实情况。招商银行宁波分行风险管理部的陈总经理告诉记者,他们是今年7月17号接到岑师傅的投诉,于是展开了内部调查。

  招商银行宁波分行风险管理部 陈总经理:“排查发现,是2014年的时候,我们的一线员工由于疏忽,将岑先生个人的贷款卡信息录入到了我行某授信企业的担保人,跟岑先生同名同姓的 贷款卡号上了,导致岑先生个人征信的取数,发生了错误。”

  陈总经理表示,当时使用的是一代征信系统,录入征信时是以人工输入姓名的方式。工作人员输入岑某达后,看了身份证号码前几位,误选了岑师傅的信息。由于征信系统自动关联,所以后面几笔贷款,征信系统内的担保人也变成了岑师傅。陈总经理说,除了征信系统之外,几笔贷款的实际担保人都是另一位岑某达,并不是岑师傅,包括他们后来去法院起诉,被告也是另一位岑某达。
 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,其他银行也有涉及到岑某达的金融借款纠纷,其中一份执行法院执行裁定书上,显示那位岑某达的出生年份是1965年,而岑师傅的出生年份是1962年,两人都是慈溪人。

  招商银行宁波分行风险管理部  陈总经理:“7月17号当天,向人行报送了征信更正信息处理 ,7月24号人总行完成了整个征信更正的信息。至此为止,岑先生的个人征信已经全部更正完整了。如果是7月17号到7月24号之间,如果影响他个人贷款的话,我们分行提出会出具相关证明给岑先生。”

  陈总经理介绍,一代征信系统分为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,两套系统数据是不共享的,自然人为企业担保,属于企业征信系统,所以可能岑师傅也没有发现。直到今年,两套系统打通了,这件事情才被发现。陈总经理表示,发现问题之后,他们也多次上门向岑师傅道歉和慰问,同时按照公司制度,对当事员工进行问责。
  招商银行宁波分行风险管理部 陈总经理:“我们对所有的自然人为企业担保的信贷业务,全部进行排查,没有发现类似的情况。岑先生投诉的只是个例,极小发生的事件,另外的话,人行已经上线了二代征信系统,个人征信是以个人的身份证号码 作为基准去匹配征信信息,所以后续是不会再有类似事件的。”

  记者把银行方面的解释告诉了岑师傅,他不认可,仍然表示是有人冒用了他的信息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沈瑛彤

You may also like...